财新传媒
观点网 > 聚焦 > 正文


从英美等国情况看中国高铁之争

2019年02月03日 11:32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高铁社会效益巨大,但造价昂贵,不能仅从消费者视角看其好处,而要分析投入产出,包括直接投入产出,和给社会带来的成本收益
英国的铁路公司经历了初始的私营、二战后公有化、90年代私有化、铁路基础设施公有化(客运、货运公司仍是私有)的历程。虽然英国在铁路私有化中引入了竞争机制,但私有化的英国铁路甚至比其在国有化时期受到更多的监管。同时,英国铁路部门面临着一系列与服务质量、盈利和安全性有关的问题。图/视觉中国

  文 | 周琼

  银行从业者,经济学博士

  1月28日,北京交大教授赵坚《谨防高铁灰犀牛》一文引发争议讨论,上海交大教授陈欣、西南交大副教授左大杰等交通运输专业人士和非专业人士纷纷撰文或支持或反对或补充商榷,赵坚教授则发《再论“高铁灰犀牛”》《对高铁“外部经济”问题的思考》作出回应。

  高铁的争议引发广泛关注,视角各不相同,对普通人来说,大多亲身体会到高铁带来的方便快捷,容易肯定、赞扬高铁的成就。银行从业者、债券投资者,关心的则是铁总的债务问题,2018年铁总的负债已突破5万亿元。高铁社会效益巨大,但造价昂贵,不能仅从消费者视角看其好处,而要分析投入产出,包括直接投入产出,和给社会带来的成本收益。后者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而且不仅看当期,还要看长期,涉及成本收益的跨期分配。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刘潇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量子卫星 宋卫平 中央委员 秦晓 孟晚舟 政法委书记 国九条 周浩 期货交易时间 全面深化改革 英镑兑美元 武警部队 长江流域 三个有利于 医学生
博聚网